可食用猫类

一只在墙头如履平地偶尔用爪子划拉地板的黑足猫。

嘿。


这是一个一如往常的早晨。

天光已经大亮,金金红红的血管脉络把眼球搔得不得安生。工藤新一先翻了个身,接着又翻了个身——闹钟此时也吵起来了。迫于黑羽快斗徒手肢解闹钟的高超降噪技巧,闹钟通常都摆放在黑羽躺着无法触及的远处,此刻的工藤理所当然也碰不到它。无法,他只得把手肘支在被子上、不情不愿地慢慢坐起来,一边慢吞吞地环视四周,一边找回自己失散一夜的逻辑思维。

他先是扫了一眼身边鼓起的被子包,十分睡意就此去了五分;接着又心情沉重地捏起被角,稍微提起来一点点,做贼似的朝里窥伺。

——果然没错。

黑羽快斗比起前一天,又变小了一点。

十五六岁的少年长起个来就像拔节的春笋,依现状来看这个进程反过来效果...

我发现,这个我忘记放了!
今年的情人节贺图,构图有参考。
我想要怪盗和黑羽的指偶…(不存在的

谨以此摸鱼传达对索银银不更小翅膀的深刻怨念。……

击鼓传画我这一棒,费尽心思也没想出来第一棒究竟会是个什么画面…
色差巨大,这可能就是所谓女装大佬吧。

这一天,我从游戏的幻梦里醒来而意识到生贺没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零点没有赶上,不过也姑且不算迟到。
今年是我喜欢上魔术快斗的第三个念头,但这却是第二份礼物……虽然期间我跳过了无数墙头,但最终还是坚强地爬了回来…以后大概也不会再走远了吧。
表白全部放在笔画里,废话就不再多说了。
生日快乐哟快斗(KID)さん!

擊鼓傳畫,要求是砍身子…調了八百個濾鏡。
肢體殘缺注意,後兩張血漿注意。
構圖參考了穆夏的不知道哪張畫…

摸鱼。

三个番外。

亲友文的小番外,全程讲相声。
梗源于日常,脑洞概不外借。(
and go on↓
——————————————————————

今天的天气是很好的——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昨天又恰好下过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是以整个城市都显得分外干净、清爽而富有朝气,简直称得上是焕然一新。或许是受环境变化的影响,这座城市里的居民此刻看起来也都一反常态的干净、清爽而富有朝气——除了鹤汀。

鹤汀最近越来越焦躁了。

这个“最近”与通常的定义不一样,所指的时间段只是从鹤汀离开实验室开始算的半个小时。之所以这么使用,是因为在鹤汀的体感上这半个小时已经与半个月无异。他回公寓的脚步迈得快且急,本应柔软无声的鞋底硬生生被他踏出了...

两个番外。

亲友文的一个番外,全程讲相声。
文名见tag,脑洞概不外借。(没人要
and go on↓

————————————————————————————

鹤汀对自己的对门十分头疼。

搬过来之后的第二周周,鹤汀就已经开始失眠多梦、记忆衰退,脾气暴躁——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基本上只要是个人,连续一周半夜毫无缘由的被一串素质三十二连从沉睡中惊醒感觉都不会特别好。虽然鹤汀其实是一只丹顶鹤,但就算是丹顶鹤也十分需要,甚至更加需要正常的、安静的睡眠环境…

不过要论睡眠质量,自己也不是易于之辈,隔壁到底是哪路神仙居然能接连不断地把自己吵醒?然后,风见究竟又是怎么样才能在这种环境下安稳睡着的?

鹤汀不...

囤图,希望早日凑够九图然后去扩列…

1 / 8

© 可食用猫类 | Powered by LOFTER